程序员笑话集锦

编程语言篇

“咚咚咚” “谁?” 过了很久…… “Java”

一百万只猴子,给他们一百万个键盘,其中的一个会写出Java程序,其它的写的都是Perl程序。

如果你拿C++当锤子,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是拇指。

为什么没有Perl代码混乱大赛? 因为所有人都会赢。

换灯泡篇

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几个程序员? 一个也不要,这是硬件问题。

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几个微软程序员? 一个也不要,他们会把黑暗变成标准然后告诉每个人:“我们就是这么设计的。”

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几个C++程序员? 你还在用面向过程的思维考虑问题。一个设计良好的电灯泡类必然封装了换灯泡的方法,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调用“换电灯泡”方法。

人格魅力篇

计算机科学家靠什么避孕? 他们的人格魅力。

一个计算机系学生坐在树下学习,又有一个计算机系学生骑着一辆很炫的自行车经过。前一个学生问道:“你的车从哪儿弄来的?” 骑车的回答说:“我在外面学习的时候,一个漂亮的MM骑着车过来,她脱光了所有的衣服对我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明智的选择!你穿她的衣服肯定不合适的。”前一个学生说道。

一个微软工程师正走在路上,突然听到一只青蛙说:“如果你吻我一下的话,我就会变成漂亮的女人,我们可以结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工程师看着青蛙想了一下,抓起它轻轻地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青蛙把头伸出来说:“怎么,你不准备吻我吗?” “是的”,工程师说:“我在微软工作,没有时间娶妻——不过有一只会说话的青蛙还是挺酷的。”

两个程序员在聊天: “我昨天碰到个辣妹。我把她带回家,马上就开始如饥似渴地亲吻,她就坐在我的键盘上,然后……” “你在家里也有台电脑?CPU是什么型号的?”

软件工程篇

十个顶尖软件工程师参加培训管理人员的课程。老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假如你供职的公司是为航空电子设备提供软件的。有一天你乘飞机出差,当你上了飞机后你发现一个牌子上写着这个飞机用的是你的团队开发的Beta版软件,你会下飞机吗?” 九个软件工程师举了手。老师看着第十个问道:“你为什么愿意留在飞机上?” 这人回答说:“如果是我的团队写的这个软件,飞机根本无法起飞,根本谈不上坠毁。”

一男子在路边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一个女士走过来对他说:“嘿,你不知道你是在慢性自杀吗?注意看看烟盒上的警告信息。” “没关系”,男子悠然自得地又吸了一口:“我是个程序员。” “嗯?这和你是程序员有什么关系?” “我们一点儿也不在乎警告(warning),我们只在乎错误(error)。”

编译成功了!交付吧。

这个笑话大概来自70年代的米国: 一个新手在试着修复一台坏了的lisp机器,他的方法就是反复关上电源然后打开。 专家看到之后,严厉地批评说:“你这样是没用的,你必须要明白出错的深层次原因。” 专家关掉电源,然后打开。 运行正常了。

操作系统篇

Unix是用户友好的,只是要成为Unix的用户很困难。

为什么程序员喜爱Unix: unzip, strip, touch, finger, grep, mount, fsck, more, yes, fsck, fsck, fsck, umount, sleep

拷贝一个文件要多久? Vista用户:现在还不知道,我还在等着咧。 Mac用户:什么是文件?

.NET取名叫.NET这样在Unix下用ls命令就看不到了。

sex篇

编程就像sex,只要一个不小心你就得维护一辈子。

软件就像sex,免费(自由)的更好。(via: Linus Torvalds)

软件开发和sex有什么不同? sex时,太快做完是拿不到奖金的。

文档就像sex。当它好时,那是真的好。当它不好时,也比没有强。

神逻辑篇

要理解递归,你先要理解递归。

Keyboard not found … press F1 to continue

世界上有10种人,懂二进制的和有正常性生活的。

为什么程序员总是分不清万圣节和圣诞节? 因为 Oct 31 == Dec 25。

0是假,1是真,对吧? 1。 (10秒钟后)卧槽。。。

个人最喜欢的递归笑话

奇思妙想篇

电脑是高速的笨蛋,程序员是低速的笨蛋。

怎么使用面向对象的方式变得富有? 继承。 c++程序员:先变成friend,这样就可以访问私有资源了。

两个字符串走进酒吧。 第一个字符串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瓶啤酒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 “请原谅我的朋友,”第二个字符串说:“他忘了加\0”。

一个存放了一半数据的数组: 悲观的程序员觉得数组是半空的。 乐观的程序员觉得数组是半满的。 真正的程序员?觉得数组占用的空间过大,需要调用realloc()。

Richard Stallman,Linus Torvalds,和Donald Knuth在一起争论谁对计算机科学影响最大。 Stallman:上帝可以证明,我写的文本编辑器是世界上最好的。 Torvalds:上帝可以证明,我写的操作系统是世界上最好的。 Knuth:打住打住,我可从来没说过这话。

撕B专用篇(不翻译了)

If your mom was a collection class, her insert method would be public.

Your mommas so fat that not even Dijkstra is able to find a shortest path around 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