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怎么与基层干部打成一片

2022-04-01
杂谈

下午发了条推特,讲与基层干部的斗争经验,看起来感兴趣的网友还不少。

干脆借着兴致简单讲两个小故事,就图一乐,大家别当真哈哈。

大约六七年前,休假在老家,一个不知道四线还是五线的中部小城。

起因是我姨妈拿着5万块去银行存钱,结果不知道怎么被忽悠了,现场拿钱买了一个什么理财性质的保险。

反应过来不干了,寻死觅活的,结果人家也不给退。

我接到电话后,顺手拿上单反就过去了。具体为啥要带上单反,我也没细想,可能是想万一起冲突了能拿来录个像啥的。

到场之后先安抚好姨妈的情绪,然后肯定是要找他们现场最大的领导,几个人进了一个会议室协商。

有个人沉不住气了,开始旁敲侧击地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时不时还打量我的胸前的大照相机。

哈哈,这样我可就入戏了。

我也不说自己是干啥的,装作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话里话外就当作自己是一个调查记者!

压根不提我姨妈的事儿,我就只关心为什么银行里会有人在卖保险、卖保险的人是谁给放进来的、顾客是不是能清楚地知道他们是两家机构、这种做法是不是一种普遍现象、像我姨妈这样的案例是不是有很多……

我当时大概是一副过两天就准备把他们捅到《焦点访谈》的样子。

反正后来感觉那个大领导吓得够呛,我姨妈的事儿自然也就解决了。由于保险第二天才能退,他甚至主动拿自己的卡取了5万块先垫付给我姨妈。第二天我姨妈又过去了一趟,退了保险才把钱还给了他。

2020年初春,在我老婆娘家村里,疫情的原因封村了。

封了有大约一个月以后,因为家里有1岁的小朋友,当时纸尿裤也快用完了,也很久没吃上肉了,听人说可以去村委会开临时通行证出去采购,我就赶紧去了。

显然不可能那么顺利。

村干部趾高气昂地给我一顿教育。当然都是些老生常谈了,什么人人都过来开通行证工作没法开展啦,领导干部们也都很艰苦啦,还说为了防疫大局,只要饿不死就在家里好好呆着。

当时我也是上头了,掏出手机,开录!

镜头对着我们的大领导,我配画外音:“我现在在xx市xx村……”,然后渲染下条件艰苦生活困难,再引用一下中央说要保证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最高指示,重点批判一下”只要饿不死就不管“的说法。

分分钟上微博热搜的姿势。

然后村干部明显怂了……只说让我别拍,给我发通行证就是了。

依稀记得我还补了下刀,漫不经心地问我们这村是属于哪个乡镇的,上面的领导是谁什么的。

实话说,这事儿的处理其实是冲动了,疫情笼罩之下情绪太大,不值得学习,毕竟我老婆他们家在那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真闹僵了不好。

事情的后续是过了快一星期之后,我老丈人跟我说,他们村支书还在打听我在北京是在什么单位,干什么工作的……


欢迎加入技术讨论 QQ 群: 74515797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怎么做一个匿名论坛

2022-03-21
杂谈

一个小故事,关于科幻,关于老师

2020-09-10
杂谈

beancount 复式记账实践

2020-08-20
杂谈